December 16, 2016

這是一篇冬日聖誕文。

怎樣一檔展覽就是該辦在咖啡廳,顯得渾然天成,而不是辦在美術館或藝廊呢?

在一個剛剛好既不悶熱也不顯太涼的12月傍晚,我到青田街上的一間咖啡館看華真老師的展,展名為「蜂蜜牛奶口味」。如許空間,可以是作家、哲學家或者詩人獨自放風的去處;可以是三五位好友一起高談的好所在;可以是情侶共飲一杯咖啡共享一份餐點共食一塊蛋糕的地方。當然我可以為觀看作品而專程前來,但更多人意不在此,他們就洽好與懸掛於咖啡廳的作品共處於同一個時空,然後相遇。

注意一下菜單,你會發現一張特別的夾頁。原來藝術家與餐廳一起悉心設計了幾樣餐點,分別有一組簡餐...

August 19, 2016

一、恩典之流

朋友說這裡太冷,長不出樹,只有一望無際的苔原。不同於踩在草地上的經驗,透過兩層橡膠鞋底傳來的觸感相對柔軟有彈性。我蹲著看著出神,蒼白的綠相織粉藍粉紫和暖粉紅,和諧卻活潑,像是文房堂的顏料。攝氏八度的七月天飄著細雨,瞇著薄霧,地熱由一處處的水窪上冒,凝結的煙是一柱柱舞動的旗子,恩典之流由耳機湧入腦海。

二、八月十九日

全巴黎都賴床的週日早晨,在一小路與D相遇。她一手端著派從街角走來,經過我的時候停下腳步開口發出邀請。好呀,我帶著莫名的安全感答道,轉身踏步與她平行。推開百尺外一扇白色的門,未曾聽過的美好旋律從室內逸出,充滿接下來...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